當前位置: 主頁 > 國際新聞 >

巴黎人: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嗎?

時間:2019-09-03點擊:

  職業:攝影師、詩人

  年齡:62歲

  在巴黎生活時間:出生至今

  我記得去年圣誕節那天,我從巴黎圣母院前走過,停下了腳步望著她。她是那么美麗、優雅、雄偉,有那么一刻,我們仿佛四目交匯,她對我說了“我愛你”……

  看到大火的畫面一開始我根本無法接受事實,像看科幻片一樣麻木,直到突然意識到自己很可能這一生都無法再聽到巴黎圣母院的鐘聲時,悲傷撲面而來。

  我有一個朋友,他作為職業攝影師拍攝的第一套照片就取景于巴黎圣母院前的廣場上,他發消息給我,“圣母院的鐘聲一直回蕩在我的職業生涯中。”

  我馬上就要啟程去威尼斯旅行,我會在被燒毀了兩次、重建了兩次的鳳凰劇院觀想圣母院,為她祈禱。巴黎圣母院也會在自己的灰燼中重生。

  有時候我覺得,那些中世紀的木頭在燃燒時,揚起的煙塵就像焚香的一樣,它一定會飄到耶穌心中,請它給予我們重建的力量——我們都知道,要重建我們的遺跡、重建我們的文明是需要無盡勇氣的,我們也都知道,現在的法國早不再是從前的模樣了。

  Joy 意大利人

  職業:博士在讀

  年齡:39歲

  在巴黎生活時間:7年

  我對巴黎有著特別的情感,它是我小時候第一次出國旅行時拜訪的城市,總能讓我回想起童年時那些朦朧的、快樂的瑣事,但我甚至不記得自己當時是否去了巴黎圣母院。記憶到最后,應該都是蛻變到只剩一種情緒,飄忽不定但不再忘記。

  來到這座城市生活后,我沒并沒有去過很多次巴黎圣母院。盡管常常路過那里,我總是以為自己有的是機會再去,好好欣賞一番。我想,每當你想到一些紀念遺址或是文化場所時,總是會有這樣的想法,不會認為探訪這些地方有緊迫感,理所當然地認為它就會永遠在那里。我至今還是覺得,大火摧毀塔尖的畫面太不真實了。

  Michael 美國人

  職業:自由撰稿人

  年齡:56

  在巴黎生活時間:29年

  我甚至不敢看電視。我覺得這一把火直擊了法國的靈魂。1990年,我第一次來到巴黎,從此再未離開,我仍記得自己閑逛巴黎的第一周,看到玫瑰花窗的那一刻。

  現在我們當然可以大談重建、浴火重生,但現實問題是,重建和修復需要人力、物力、時間,甚至是天助。此時此刻,我們仿佛一眼看到了重獲新生的巴黎圣母院,但是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我們將經歷什么、付出什么,我們是否能有莫大的勇氣和力量面對可能遇到的問題和危機,我們是否能有足夠的耐力堅持下去?沒有參與重建的人,在這段時間里又會有怎樣的轉變?當巴黎圣母院不再是城市的中心之一,不再是靈魂的慰藉,它是否就會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令人傷心的是,這場大火很可能是一次隆重的告別——告別曾經的巴黎、曾經的法國。一切都回不去了。

  Sylvie 法國人

  職業:花藝師

  年齡:45歲

  在巴黎生活時間:25年

  我們從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中看到的是自己還能燃燒的心和愛。我們在恐懼中尋找突破長久以來麻木不仁的方式,從這次失去中找回生而為人的真情實感。

  沖進火場的救火英雄們拯救的是教堂、是文物、是巴黎,是法蘭西精神。我們也透過大火看到信念,能讓我們比邪惡的力量更強大,我們被考驗,但不必再有恐懼,這場災難就是巴黎圣母院重建的開始,法蘭西重建的開始。

  Roger 德國人

  職業:學生

  年齡:30歲

  在巴黎生活時間:旅居巴黎第一年

  看到新聞時我實在太悲傷了。我剛來到這座夢寐以求的城市,還沒來得及親眼看一看巴黎圣母院。我當然相信她會重建,也為此感到欣慰,但是我不知道到那時候我會在哪里,是否還有機會拜訪了。這種感覺,就像錯過了一生一樣。

  Eric 意大利人

  職業:獨立紀錄片導演

  年齡:36歲

  在巴黎生活時間:3年

  我被那些畫面擊潰了。我有豐富的關于圣母院的記憶,而且它們都是快樂的。我到現在還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不僅僅是因為大火燒毀了圣母院。我看到了這場災難把不同信仰的人聯系在了一起。我們都知道,巴黎過去幾年并不安穩,它不再像曾經那樣能夠包容一切了。不同種族、信仰的人在這里都過得緊張兮兮,大家都紛紛把自己孤立起來,和彼此分離。

  如果大火可以照亮人性深處的大愛,可以真正讓人們重新并肩站到一起,為了重建也好,為了拯救人類文明也好,那這場災難就算能有些意義。當然,這也可能是我這個尚未平復情緒的人一定要為大火找到的意義——好讓自己接受現實。

  吳一凡

吳一凡

  巴黎人: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嗎?

  看到巴黎圣母院火災的新聞,讓身在8000公里之外的我回想起曾在那里生活的時光。帶著關切,我聯系了六位視巴黎為家的老朋友,聽了聽他們的感觸。

  他們在震驚之余,盼望一次真正的重建,重建巴黎圣母院、重建巴黎、重建曾經的法蘭西精神。令他們悲傷的是,我們是否還能回到過去?值得慶幸的是,依然有人懷抱希望。

  Jean-Fran ois 法國人

------分隔線----------------------------
水晶裂谷APP
乐玩棋牌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辽宁11选5 国标麻将番种口诀 炒股软件app 捕鱼王ll下载 开元牛牛棋牌官方版下载 贵州嘛将下载 广西11选5走势图表 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福州麻将打法怎么算 天津11选5遗漏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众发娱乐棋牌 熊猫娱乐骗局 免费哈尔滨麻将